九一设计出品
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为什么说“北京赶人赶不走雾霾”?

九一科技2017-01-09行业动态
梁建章为什么说“北京赶人赶不走雾霾”?

北京赶人,赶不走雾霾,却赶走了城市活力。

上面这句话是携程董事长、人口学家梁建章于1月6日下午在CCG系列圆桌论坛上、某页PPT上的一句话。

这行字在雾霾中显得格外扎眼和醒目。

从2016年12月30日以来,大半个中国被雾霾压得喘不过气来。中国一半以上的人是吸着雾霾告别2016年迎接自己的2017年的,从老人到襁褓,无人幸免。在此之前,刚刚结束一波强度大到让PM2.5指数爆表的雾霾。

活在北京这种大城市的人们,现在有了新的自嘲方式,有网友说:“北京政府千方百计控制人口都没能做到的事情,雾霾帮忙做到了。”

有些人,选择了离开。

而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买空气净化器,1月4日那天,我买了一台。怕长期吸霾跟吸毒一样把自己给毒死。

有人肯定会说,你不该买空气净化器,不该戴口罩,你这是怯懦、屈辱,你应该反抗,你应该找政府解决雾霾问题,你把全世界的空气净化器都买来放在大街上开足马力,也赶不上制造雾霾的速度。

是啊,可我怎么反抗?我能躲到、逃到哪里去?我哪里也去不了,驱车1000公里,甚至更远,眼里看到的仍然都是雾霾,跑到哪里都是温水煮青蛙,逃不掉的。

梁建章昨天的分享,至少让我从心理上对治理雾霾抱有一丝希望。

梁建章表示,近年来,北京等大城市实施严控人口规模的政策,而频繁的雾霾天气正是许多人支持这一政策的直观理由之一。但他坚信控制大城市人口对缓解雾霾天气的效果适得其反。

为什么说控制大城市人口对缓解雾霾天气的效果适得其反?

梁建章具体分析了为什么控制大城市人口对缓解雾霾天气的效果可能是适得其反,他说:

“现在城市规划的一个误区,认为大城市太大,大城市要控制和减少人口。这将带来很多的负面效应。

一是影响创新,导致人才离开。你把穷人赶走了,人才是不是会更多呢?其实不是这样。一个城市如果就是有这么多人想进来,如果你只是规划这么多人,必然造成房价特别高,学校特别难进,生活成本很高,雇佣个保姆就会成本很贵,现在中国大城市的保姆已经比香港的菲佣贵。

现在我碰到一些北大的同事,包括我们公司的一些同事,雇一位老外教授过来,前几年他选择北京、香港,前几年还是北京,因为房价没有香港那么贵,保姆又便宜,但现在北京不同,现在还有雾霾,同时房价那么贵,这些最好的人才不想留在大城市,那怎么办?不光是这些高端人才,包括大学生,也会因为北京的房价等各方面的生活压力太大受到影响。这将影响创新。

我们现在抛开创新,它还有非常负面的影响,一是加剧贫富差距,二是不利于产业升级和环境改善。”

那哪些因素会影响雾霾呢?梁建章花了很大的篇幅通过逻辑推理来理顺雾霾和人口的关系,他说:

“我们把雾霾作为一个结果,做一个回归分析,看看哪些因素影响这一结果。城市人口和雾霾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城市人口密度有一些关系。

所在省的城市化率越高,我们把北京放在河北省,周边城市的城市化率越低,污染越高;城市化率越高,污染越少。

我们在想,这到底为了什么?我突然想到这也很正常,如果让更多的人流到北京,他基本上会从事第三产业、服务型行业,而这恰恰是一些没有污染的产业。但如果让这些人流到小城市,小城市中没有太好的服务业,他们基本上会从事一些工业,无论是钢铁还是其他制造业,所以,还是会使污染更加严重。同时,大城市的监管可能更严一些,当然这一点我没有验证,可能在小城市的监管更弱一些,环保更差一些。

大城市从任何一个角度,无论是能源利用的效率,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地效率,包括教育、医疗服务的效率,还是治理污染的效率、创新的效率,都应该是好于小城市的。当然规划大城市需要一定的前瞻性,它需要更大规模的规划公共交通,它完全有能力比小城市做得更好。

北京赶人,赶不走雾霾。因为这些人还是要从事工作,无论是在大城市做服务业,还是回到小城市做公务员、从事农业和从事其他工作,农村人口进入大城市,农村的耕地空出来,农村的人使用耕地,大城市的人做服务业会有更高的效率。

空气是流通的,把人赶走,如果他没有很好的发展和收入,最后可能还是会造成污染,污染还是会吹到你这里。但你赶走的还是整个城市的活力,因为集聚效应发挥不出来,更多的高科技人才因为高房价、因为户籍、或者雇佣不到很便宜的保姆、找不到很好的入学机会,这样整个城市的活力就会受到影响。

所以,北京市应该规划更大的城市。如果北京控制人口的话,赶人,赶不走雾霾,却赶走了城市的活力。”

黄文政则补充说:“我们做一个估算,你把人口减少一半可能对(降低)雾霾有一些影响,但可能还不如你的经济发展一年所带来的额外的效应对雾霾的改善。所以,控制人口是没有意义的。”

环保部和北京市政府知道必须解释一下了

目前,关于雾霾的讨论都是民间讨论得多,而政府一直在雾霾里保持沉默,直到环保部部长陈吉宁率先打破了沉默。

同样是在北京,同样是在昨天,也就是1月6日晚上8点,环保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陈吉宁在发布会上说,自去年入冬以来,全国多个地区发生多起大面积、长时间的重污染过程,大家感到很焦虑,作为环保部长,看到雾霾天,也感到内疚和自责。

陈吉宁说:“为什么冬季之前,这些措施都是管用的,但是到了冬季之后,措施就不管用了?现在看来,我们的措施还不够”。

陈吉宁认为,目前,大气治理还处在负“重”前行阶段。京津冀及周边6个省市,占全国7.2%的面积,消耗了全国33%的煤炭,单位面积的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的4倍左右,钢铁产量3.4亿吨,占全国的43%,焦炭产量占全国的47%,电解铝产量占全国的38%,平板玻璃产量占全国的33%,水泥产量占全国的19%……

陈吉宁说:“这些可都是烧火的家伙儿”。他表示,环保部正在加班加点研究,提出更有效的措施,更有针对性解决冬季污染的问题。

看到环保部第一个发声了,北京市政府也坐不住了。

根据央视报道,1月7日15:00,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蔡奇就近期空气重污染应急和大气污染治理工作与媒体、企业、市民代表交流。

蔡奇说:“我来北京工作以后,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看天气,看当天的空气质量指数。现在社会对雾霾天气关注度很高,大家都工作、生活在北京,有这样的关切和焦虑,甚至是一些吐槽,我表示完全理解,感同身受。我对持续雾霾天气给广大市民生活带来的影响与不便,内心深感不安。”

他跟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一样,认为主要是冬季治雾霾的难度大,“近几年,重污染天数持续减少,pm2.5平均浓度在下降,我们完成的任务是和大家的感受是有反差的,主要就是冬季供暖季治霾难度大。”

他还列举了北京做出的一系列努力,比如大力压减燃煤,经过四年努力,全年用煤总量已由2300万吨压减到1000万吨以内,2016年,在农村地区实施了663个村散煤改清洁能源;在控车燃油方面,目前全市国五国六排放标准以上的车辆超过80%,完成8000多辆油公交车的升级改造和试点6万辆出租车改造三元催化器,同时积极发展新能源汽车,目前全市新能源车辆10.9万辆。

问题在北京的周围啊,老先生。

正如梁建章说的,目前最要紧的是周边地区总体产业的组成。如果周边地区产业组成是工业而且是高耗能的工业,而且是本身收入比较低,如果为了高一点收入去污染环境的动力比较大的话,监管力度又不好,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大城市如果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口,加快中国向服务业的转型,这对于污染的问题实际上是有帮助的。

上个月31日,梁建章与黄文政联手写的文章《控制大城市人口对缓解雾霾适得其反》称,2014年雾霾最严重的10个城市全部在华北,其中有6个在河北。这说明北京的空气污染有很大的区域性因素,部分可能是北京所处的京津冀地区乃至周边河北省的污染源所致。

如果整个区域的污染得不到整治,即使把北京的人口减少到河北一个中等城市的规模,北京的雾霾天气也未必能得到根本性缓解。相反,如果把控制人口的决心和力度用来治理污染,完全可能让环境改天换日。

总之,这场雾霾,暴露了太多的bug。让环保部和北京市政府长舒一口气的是,北京今天从上午开始,稀稀拉拉地飘了点儿雪花,随后无精打采地下起了小雨。新闻报道称,今晚8点将解除重污染橙色预警,预计8日,也就是明天,空气质量将达到良好水平。

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泪崩。


文章关键词